这就是一个地狱。

  大概除了李欢李昂,还有胡科长之外,所有人脸色都发青了,还有几个当场忍不住吐了个天昏地暗。相比于这里的情况,一开始被轻机枪打死的人无疑要幸福的多,最起码他们落了一个全尸,可这里的尸体就真的有些惨不忍睹了。

  这里的尸体已经不能用“具”来称呼了,确切的称呼应该是“块”。

  没错,这些被那挺重机枪肆虐过的尸体,都是一块一块的,囫囵的全尸一个都没有。最大的一块尸体,是只剩下上半身,但下半身已经不知道被那挺重机枪打碎飞到哪儿去了。一开始那些被李昂等人击毙的土匪,留下的血液都是一滩一滩的,可这里,到处都是一片一片的碎肉和血渍。

  上百块四分五裂的人体就这么摊在沙子上,到处都是浓郁的血腥味和碎骨头渣子和碎肉,比屠宰场还屠宰场就连那些最精锐的,“被退役”的保卫科的家伙,包括韩东在内,脸色都不好看,就算是自己亲手造成的,但近距离观看,韩东还是忍不住恶心了。

  而李昂更是对李欢的来历好奇了。

  他会操作“毒刺”,已经让李昂怀疑他的身份了,而韩东话也让李昂坐实了他的怀疑但看着李欢在血肉堆里闲庭信步的样子,李昂又疑惑了。

  这可不是普通的战场,这是绞肉战场,这只有真正见识过修罗地狱的人,才能神色如常。看看自己的部下就知道了,他们虽然都在北非混,看过不少大场面,但刚刚忍不住吐出来的人,其中之一就有自己的手下。这不奇怪,保卫科和雇佣兵谁也没笑谁,精锐可以通过训练,用子弹和经历喂出来,但真正的血肉战场,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会懂那是什么。

  这个神秘的老板到底经历过什么?看他的年纪不过二十多岁……

  二十多岁,就是一个商业帝国的二把手,还亲身经历过绞肉场,李昂越想越迷。

  倒是李欢看出李昂的迷惑,他笑笑说道:“怎么,我有什么不对吗?你是在奇怪我为什么不害怕这个场面?”

  “这个,我知道我不应该这么问,但以你的年级……”李昂点点头:“我想不出你到底经历过什么。”

  李欢呵呵一笑,并没答话。李昂当然想象不出,就在两年前,李欢是生生从邦哥拉萨摩的战乱之中杀出一条血路出来的。那时候他不过大学刚刚毕业一年,转念几年时间过去,他经历得更多,别说这种血肉场,就算是再恶心一点,对李欢也一点影响都没有。

  很快,保卫科的人忍着恶心,把跪地求饶的土匪们全部用捆扎带捆起来了。

  这些土匪彻底被打得失去反抗之心了,一开始众人的警戒完全没有必要。跪在自己“战友”的尸体碎块旁边,看着山丘上那挺大口径机枪,除了瑟瑟发抖之外,哪里还有反抗之心。

  将所有土匪弄到一边跪好,处理战场又成了麻烦事。

  大口径重机枪太厉害了,满地的尸体碎片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在这么炎热的天气里,很容易产生病疫,在北非这种地方一旦瘟疫流行,就没办法很快扑灭。胡科长指着一地的尸体问李欢:“我们怎么处理这些尸体?韩东你也是,打人的时候能不能收着点,这一地的尸体怎么办?”

  “我不射他们,他们就射我们,我宁可后面麻烦一点,也绝对不要躺着的是我们,站着的是他们。”韩东说道。

  李欢想了想:“把完整的尸体集中在一起,至于这些零碎,全都铲到一起,找个距离生活区远一点的地方,挖一个深一点的坑,加熟石灰埋起来吧。这些尸体的样子实在是不能暴露在公众面前,稍微懂点常识的一看这些尸体的样子,就知道使用大口径机枪打出来的。”

  除了尸体,这里的战斗痕迹也要清扫一下,因为大口径武器造成破坏,等阿亚国警察来逮捕那些土匪的时候,也不容易说清楚。毕竟油井保卫科注册的枪械,只有一些轻武器,钛合金重机枪这重玩意还是不要让人知道的好,所有被击毁的车辆残骸,都要二次爆破。

  说完,李欢又问道:“咱们登记注册的武器是什么?”

  胡科长举着自己手里的八一:“都是八一杠,本来想带九五的,但这里是北非,小口径弹药不好找,八一杠的子弹和ak47通用,所以都是用八一杠。嗯,李昂他们的枪,都是相同的弹药。”

  听到胡科长说的,李欢暗自点头,胡科长和雇佣兵都是非常有经验的作战人员,起码让李欢来选,他会挑选先进丧病的而不是通用性好的。在远离补给的地方战斗,武器最重要的反而不是威力和先进,兼容性和耐久性反而成了最重要的指标。当然,李欢也不在乎这个,他有一个巨大的虚拟空间,想放什么就放什么,不存在补给的维内托。

  胡科长他们的选择,也让清理战场更简单了,李欢点头说道:“那就更好了,既然都是用的7.62毫米的子弹,那那些警察想必也无法从弹药上推断出咱们拥有机枪。咱们身在国外,尽量的不要和当地政府部门起矛盾,否则吃亏的是咱们。”

  “明白了,我这就让人把尸体处理好了。”胡科长说完,还冲李欢竖起一个大拇指:“怪不得你年纪轻轻就被派来管这摊烂事,果然脑子比我们好用多了。我们这帮老粗除了打仗,什么也不会。”

  “胡科长客气了,要让我一个人打,我也打不过。”李欢微微一笑:“团结力量大,咱们赶紧把这里收拾了吧。”

  胡科长点头,吩咐让自己的手下去清理尸体去了。

  李欢想了想,看向站在自己身边护卫的李昂。李昂抓了抓头,尴尬地笑了笑,他觉得这个事情很扯,因为李欢根本不用护卫的,打起来谁护卫谁还真说不定,但这是他的职责,所以无论需不需要,他都必须要站在李欢身边保护他。

  “老板,有什么事吗?”李昂被看的一脸尴尬,出声问道。

  “你在北非时间最久了,我得问你一件事情,如果我们把这件事情宣扬出去,你说,当地的土匪和武装力量会有什么反应?他们不就好,如果来的话,你估计会有多少人?”李欢问道。

  李昂一听这个,愣了一下,随即略一思考说道:“在我们的周边,有几股比较大的武装力量,如果他们正大光明的前来袭击,就凭我们现在的装备,很难从正面挡住他们毕竟今天老板您也是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而且武器也占了优势。不过您知道,北非连年动乱,您千万不要小看那些土匪,据我所知,有些武装势力,是有坦克和装甲车的,就算是一辆老式坦克,我们也没有十足把握挡住。而且如果他们是从四面八方同一时间偷袭的话,我们肯定要付出惨重代价。毕竟这里夜晚也没办法在外围安排暗哨值班,沙漠的天气太恶劣了,兄弟们晚上出暗哨的话,时间短还能撑得住,可要是长年累月的出暗哨,人受不了。”

  “那这就麻烦了……”李欢沉吟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按照引来这这些土匪的人的思路,他们是在用土匪的命来堆。土匪要钱,他们要油田,土匪的命不值钱,而且今天一场战斗,已经暴露了油井这边的实力,他们很有可能选择针对性装备,甚至提供装备给土匪。等到油井这边弹药一消耗光,那就有大麻烦了。而且他们撤退得太快了,根本就不进入战场,李欢本事再大也没办法顶着枪林弹雨去抓人。

  一旦弹药消耗光,总是会暴露出超自然能力,这样,他们就能站在道德层面上,用任何手段来进攻油田,将油田据为己有。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李昂立刻愁眉苦脸:“这些家伙真是不要脸!这可怎么办?这是北非,满地都是土匪,甚至还有能跟政府军抗衡的叛军……”

  不止李昂,韩东和胡科长一想到无穷无尽的土匪,也皱起了眉头。

  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李欢呵呵一笑,这才说道:“我有一个想法,我们既然已经在这里扎根了,那就必须打出我们的名气来。这些年咱们中国人在国外老是受欺负,但这一点从咱们这里行不通。这里是撒哈拉,这里是世界上最严酷的地方,所以我们必须打出我们的名气来,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彻底打消对咱们动手的想法。打到他们一听到我们的名字,就簌簌发抖。”

  “可是我们的人手和装备……”

  “胡科长,咱们有没有那种和电影上演的那种可以自动警戒的设备?”李欢忽然问道。

  “有,这个事情我一开始就提过,但因为这边的禁枪令,那东西不能公开安装。”胡科长耸耸肩:“而且这种装备很敏感,我们也申请不到,毕竟这不是咱们的地盘,也要考虑舆论。”

  “不给啊……”李欢沉吟了一下,看着李昂:“那李昂,你有没有门路搞两套这种设备?”

  这终于说到李昂的优势了,作为雇佣兵,最要紧的就是各种门路,他打了一个响指,“老板,只要您肯出钱,别说这种小东西了,战斧导弹我都有办法给您搞来。”

  李欢点了点头说道:“回头你就给我联系两套,让他们尽快送到这里来,钱不是问题!”

  “ok,您放心吧,三天之内货就能送到这里。”

  胡科长能听懂英语,他听李欢和李昂交流,赶紧说道:“李先生,谢谢你,有了这些东西,兄弟们就能轻松好多了。”

  李欢笑道:“客气什么?你们大老远的从国内跑到这种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鬼地方,这本来就已经够辛苦的了,还要冒着生命危险保护这里,我作为……股东之一,怎么也得为兄弟们解决一部分难题吧。放心吧,只要是能用钱来解决的问题,都不叫问题。既然咱们要硬刚这些土匪,那大家也别客气了,什么武器顺手,给李昂报一个单子上去,钱我解决,李昂没问题吧?”

  “当然,有钱,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们搞来什么。”李昂牛逼哄哄。

  “九九式主战坦克弄一辆。”韩东抬杠。

  “这个……除了你们中国的。”李昂不好意思地摸摸头,众人一阵哄笑。

  胡科长也笑了,“不用那么麻烦了,我们这些从国内带过来的武器已经足够用了。你把远程警戒系统搞过来就已经帮了我们很大的忙了。”

  “好了,那就这么定,报警吧,让警察过来看看这里的情况。嗯,李昂,你这两天也宣传一下今天这场保卫战,把我们的名气打出去。我相信你一定有自己的渠道。”李欢说道。

  “老板您放心,我保证到明天晚上,整个北非都知道,这里发生了一场一面倒的战斗。”李昂说道。

  “这就好,我们的棋下出去了,该看我们对手的了。”李欢满地地点点头。

欢迎大家访问:如春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rcxiaoshuo.com/book/21145/563/